金兑

星锐粉头
其他混着吃

昨天下午参加了朋友的婚礼,在海边。海风有点大,新娘的婚纱被吹起,但是她依旧从容的走在她父亲身边。


她父亲将她的手放在了新郎的手上,郑重的说,



“我把我最爱的女儿交给你了。”



那一瞬间我就哭了。



“你要好好对她,她委屈的时候给她一个拥抱,温暖她。

你们两个吵架了,不管谁对谁错,你都要先低头。

答应我。”


“好。”




新郎和新娘是一个公司上下级。一开始新娘老被新郎刁难到我这儿来吐苦水,说新郎以后找不到对象。


可他们两就结婚了。


新郎说,他喜欢她才刁难他,每天她加班的时候,新郎也在加班,新郎办公室一抬眼就能看见新娘。


我说,你们真是电视剧般的爱情。


新娘说,哪有,和他拌嘴常有的事儿,谈恋爱的时候,嫌弃的要死,总感觉自己怎么就便宜了他。但是过着过着就两年过去了,感觉有他还不错。


我说,我羡慕你。


祝福他们两好好的吧。




❤️  lq&lyy❤️


(我觉得他两在一起有一个好处,孩子姓啥不用纠结)


你们有没有想看的小甜饼或者小虐刀啊,私信or评论,阿锐满足你们的愿望哈哈哈哈

(会有圣诞节贺文,但是会延发啦)


“朱星杰你怎么酒气这么重。”

周锐扶着走路飘起来的朱星杰。

“场合啊……不喝怎么行呢……”

朱星杰软软糯糯的声音振动着周锐的耳膜,尾音在周锐心尖打转转。

“你……”

周锐咽了一下口水。
妈的朱星杰你醉酒格外的迷人,给别人看到怎么办。

“除了你……都是自己人才会看到(笑)。但在你面前的我更真实……不是吗宝贝。”

朱星杰猛地站直将周锐搂入怀中,满嘴酒气呼在周锐脸上。

“滚滚滚。”周锐推弄了一下朱星杰,“洗个澡去,以后喝完酒洗澡以后才能碰我。”

“得嘞!”朱星杰走到卫生间又掉过头看着周锐。

周锐忽然觉得不妙。

“我洗干净,就来碰你。”

我们

1.

我叫周锐,男的。长得像个仙子比女生好看。我有个男朋友,我们认识三年。他叫朱星杰。

朱星杰是一个大头男人,在人面前总爱说屁话。比如他如果说他头小你千万别信,不过我相信聪明的你一眼就能看出他在讲屁话,毕竟这个大头他藏不住。

我很爱他,当然也爱他的大头。毕竟他头大站在哪我一眼就能看出来,外出旅游方向感差的我不会丢。

他嘴唇薄,却藏着灵活的舌头。别想歪,我是说他嘴皮子很六,让我脸红心跳的话像机关枪在我耳边打出,一下一下打的我心跳很快。

其实我一直怀疑他不是个普通人,一个男人有着巫师的手和透光的精灵耳还白的像补光灯不正常。每次我自拍我就叫他到我旁边站着,别说还挺好用。

这个男人是个魔术师,每次惹我生气他都像吃准我,也不来哄,就坐在沙发上像是要变魔术,我这个人就对这种神奇的事情好奇,于是帅气大方的我就暂时忘却之前的怒火,坐到他身边,他变完魔术就伺机亲我一口还把我搂在怀里,我当然没有那么快屈服,只是他在我耳边轻轻的一口一个“阿锐”的叫着,我也没得办法。

我心软。

2.

我叫朱星杰,男的。高冷斯外戈男人。家里养了三年的猪,到现在还瘦瘦弱弱的。猪有个名,周锐。

他吧,最大的爱好就是损我,一天天就哼哼叫,你说我是不是要制裁他一下,然后他就气了。不过还好,我优秀,魔术道具一掏出,他就屁颠屁颠跑过来看,这个猪也真是笨,一点儿都看不见我脸上的笑意,只管魔术。

我会做饭。糖醋排骨挺拿手的。

我现在还记得他第一次吃被甜齁到的样子。我装作是失误,其实是因为我一看见他心里就甜,我觉得他就该属于甜。

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优秀,我不会告诉你的。

但是今天我高兴,我勉强告诉你答案。

可能是为了猪,那只猪太笨了,我怕我不优秀他就跑了,我就希望他拱我这颗白菜。他不来拱,那我也会去拱他。力是相对的。

我爱他。

他们不分开

【星锐】我家崽子对我有意思,还上手了

*一个剧情短打

*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周锐是高中数学老师,因为周锐的美貌,每天因为手机问题被强制遣回家的人多的一批。

“下课。”

周锐不喜欢拖课,尤其是下午最后一节课。

毕竟家里还有个小破孩在等他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家里已经飘着饭香,周锐当初答应邻居家帮忙代养小孩的原因就是因为,

这小孩啥都会做,根本不用操心。

周锐揉了揉脖子,坐到饭桌前。炒青菜,辣椒炒牛肉,豆腐汤,碗筷已经摆放的整整齐齐。

“阿星果然很厉害。”

周锐对着还穿着围裙的小孩说。

“我哪里不厉害。”

周锐听见这句话不禁耳朵一热。

那孩子叫朱星杰,十六岁,还未成年,却和周锐一般高。天生一副白面皮,周锐好生羡慕,总会忍不住上手捏一捏,这时朱星杰就会用他白(圆)嫩(肥)的手将周锐在他脸上肆虐的手拍掉,然后朱星杰就会说,

“你再捏我,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第一次周锐听见朱星杰这么说的时候,还极为不屑的继续揉捏着朱星杰已经泛红的脸,

“你能对我咋的小屁孩。”

然后,周锐就被朱星杰大力揪到床上,被朱星杰的分身给玩/弄,周锐第二天腰疼的不得不请假在家。

周锐对于朱星杰的大力表示不甘,之后几个星期都去举铁,等再战的时候,却发现仍然只能在朱星杰身下叫爸爸。

“你放弃吧,我没成年你都在我下面,我成年了怎么办。”

那个时候周锐记得朱星杰是趴在自己的耳边说的。

“那我就等你长大。”

周锐抱住朱星杰,挑/逗似的勾勒着朱星杰胸前两点。

等人呼吸沉重一些时,凑到人耳边,

“等你继续在我上面,我给你吹箫听。”